2024年2月29日

  曼联是一家从体育板块走向金融板块的俱乐部,也是一家能够从央视体育频道走向央视财经频道的俱乐部。如今在报道曼联出售消息方面,体育方面的记者已经基本静默了,而财经板块的媒体开始频频发声。《环球金融》刚刚报道称,因为格雷泽家族内部意见不合,其中5个格雷泽的意见不一致,所以严重影响了曼联的出售,格雷泽可能不卖了。

  可是,《彭博社》硬刚了这一条消息,在连续更新社交媒体表示卡塔尔财团已经胜券在握之后,彭博社的财经记者david hellier直接表示:拉特克利夫的报价已经泡汤了,因为中小股东的反对,拉特克利夫的报价其实基本无效,卡塔尔财团已经信心十足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意思就是拉特克利夫费尽心机搞出来的收购部分股权的方案不行了,他的报价是无效的。在曼联股东大会召开前后,几家体育板块的媒体都说曼联不会在6月30日之前公布结果,也没有所谓的排他性谈判。不过金融板块的媒体虽然没有否认这种说法,却一直认为是卡塔尔财团方面是处于领先地位的。

  其实,曼联的收购案也的确应该到了终局的时候了,当初沙特财团收购纽卡斯尔花了差不多1年的时间,曼联的收购已经持续超过8个月的时间了。从最开始的媒体信息轰炸战,到现在卡塔尔财团、拉特克利夫方面的消息几乎静默,似乎可以说明曼联的出售已经到了关键时期。就连一直更新曼联出售消息的《每日邮报》记者Mike Keegan,在曼联股东大会的关键日子里,也没有详细的进度报道。

  出现这种情况,大致可以认为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如同彭博社david hellier所说的,拉特克利夫已经出局了,所以没有进行媒体公关的必要了,负责出售的雷恩集团也不再进行造势了。另一种就是格雷泽现在需要冷静思考做出决定,所以不希望媒体有太多的声音干扰自己的判断。

  要不然在大家都关注曼联出售最终结果的关键时期,反而是《曼彻斯特晚报》的记者塞缪尔率先出来说曼联不会在6月30日之前有结果,按照之前的报道节奏理应是《每日邮报》的Mike Keegan拔得头筹,而不是《曼彻斯特晚报》。至于为什么迟迟不公布,我相信还会有进一步的谈判,比如约定付款结构、约定付款条件、约定股权交接手续等等内容,而且说不定对股市方面还有影响。

  算算日子,这一场出售的闹剧也该到了终局的时候了,曼联在美股的市值已经达到了40亿美元了,快到了今年的最高峰了。这一次上树,应该不需要再下树了吧?

  网络刷单是违法,切莫轻信有返利,网上交友套路多,卖惨要钱需当心,电子红包莫轻点,个人信息勿填写,仿冒客服来行骗,官方核实最重要,招工诈骗有套路,预交费用需谨慎,

  低价充值莫轻信,莫因游戏陷套路,连接WIFI要规范,确认安全再连接,抢购车票有章法,确认订单再付款,白条赊购慎使用,提升额度莫轻信,网购预付有风险,正规渠道很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