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9日

  • 💡 芒格出身于一个有强大家族背景的律师家庭,这为他的选择和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 💡 芒格是一位有趣多才多艺的人,他不仅在投资领域取得成功,并且在生活中也能充分享受。

  • 💡 芒格的经验教导我们常年保持收入大于支出,并独立思考,这是致富的关键。

  这么一位寿终正寝、人生近乎圆满的投资大师的离去,我们的纪念很容易就被视为一种矫情,“换位思考是智慧,换位共情是XX”。

  每个人都是社会环境的产物,在投资这个领域,我们很少听到发展中国家,乃至于已经是发达国家的日本、欧盟的大师,并不是因为这里的人不够优秀,只是他们所处的区位,没有给他们提供表现的舞台。

  但环境是会变的,有一天美利坚也会泯然众人,从聚光灯下消失。可历史总会在大的方向上不断的重复,而在现代金融方面拥有的最全的历史和数据,可能在百年之后也依然值得我们去复盘推演的,就是美国资本市场过去那一百年的历史。

  查理·芒格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想要得到一件东西,最稳妥的方法就是让自己配得上它。”

  芒格1924年1月1日出生于奥马哈,奥马哈位于美国中西部的内布拉斯加州,是当地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芒格的祖父托马斯·芒格是一名联邦法官,在当地有着极高的声望。在美国,联邦法官通常由美国总统提名并且经过参议院批准。托马斯·芒格在1907年由当时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提名为联邦法官。

  芒格出生后不久,就是1929-1933年的世界性大萧条。对这段时光芒格这么说,“有一年夏天,全家人竭尽全力才帮我找到一份时薪40美分的暑期工。整个大萧条期间在咖啡馆你只要花上25美分就能大吃一顿,包括各种肉制品和甜品。”这么看,当时还是个孩子的芒格只需要打工一小时,就可以去咖啡馆大吃一顿了。

  某个卡塔尔的富豪曾经吐槽自己的辛苦,“我这么有钱,照样每天工作3个小时,有时候加班,我甚至会工作到下午两点,现在的卡塔尔人已经很少有我这样的务实精神了”。

  中国有句古话:“母弱出商贾,父强做侍郎;族望留原籍,家贫走他乡。”,如果一个人的父母、家族很强,那他的选择余地就会很大,人生也会从容很多。

  二战开始后,芒格加入美国空军成为一名气象预报员,被派往阿拉斯加。1946年芒格退伍,并向哈佛大学法学院递交了申请。

  虽然有一个联邦法官的祖父和校友父亲,芒格还是被拒了,原因只是院长希望他能先拿到一个专科学位。芒格找到了同是内布拉斯加州出身的退休院长庞德,然后他就被录取了。

  人很擅长用自己的所处的环境去推导未知的事物,却很少能去换位思考。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有人理解成一门“business”,就是生意,也有人理解成一项服务。

  如果你能这么去看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就很难被带节奏。高等教育是一项奢侈品,所以美国的学生贷款自然可以理解成为了消费付出的代价。常春藤既然是顶级奢侈品,顶级奢侈品挑客户就是一件非常自然的结果,你有钱只是前提条件之一。美国的华裔卷王一直抱怨美国大学录取不公平,原因只是错误地用了中国的教育制度去推导美国的高等教育。

  美国的常春藤名校和学生,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种关系,他们的核心是互相成就。常春藤把你招录进来,给了你四年的大学生活,希望你将来能够回报学校,这是一种长期的互惠互利的关系,类似于美国的社区。芒格的女儿莫莉·芒格曾经这么说,“我并没有想我要和爸爸一样去读哈佛法学院,不过当我意识到自己没有工作时,认为应该去读大学。读经济专业的话,我的数学成绩不够好。然后我填了哈佛法学院的问卷,里面问你们家是否有任何人曾经在哈佛读书……”

  不同的教育体系,各有各的优缺点,换一个坐标系,你会对这个世界有不同的看法。

  于谦是著名的爱好广泛,抽烟喝酒烫头,还自己养马,偶尔上大舞台玩玩摇滚,爱好广泛。

  巴菲特个人生活总体上比较无趣,滴酒不沾,每天喝可口可乐,吃汉堡,除了看看年报,就是打打桥牌,偶尔还打打高尔夫。芒格的生活则有趣得多。

  芒格经常性跟老朋友一起聚,从缅因州到爱达荷州,他有很多的朋友,他们会在夏威夷打高尔夫球,或者辗转各大洲,在各类水域中钓鳟鱼、北梭鱼、大西洋鲑鱼或者任何可能上钩的鱼。他曾经和朋友马歇尔以及奥蒂斯·布思到澳大利亚的雨林去探险,也和家人一起去英国、意大利以及其他地方。

  因为有钱,芒格还是一个建筑设计师,他可以将自己的建筑理念落实到现实。1995年,芒格给加州的西湖-哈佛中学设计并捐赠了一栋价值750万美元的科学中心,大楼的抗震能力远超当时的抗震标准,并且落成的建筑女生厕所要比男生厕所更大。2013年,芒格向密歇根大学捐赠1.1亿美元,用于建立一栋新的学生宿舍。这栋宿舍大多数学生的卧室都没有窗户,但是却加大了公共空间,大楼顶层是开阔的公共空间,有休息室、学习室、健身中心,还铺有跑步道,学生们可以自由地在那里互动。

  游艇在美国富人圈比较流行,芒格也未能免俗。他耗资600万美元,用了四年时间,自己设计和建造了一艘双体船。当然这个数额对于芒格拥有的财富来说,算得上九牛一毛。

  律师在美国,是非常有地位的职业。美国体制的特点是律师治国,美国的总统和州长,参众议院的议员,大约一半以上有着律师背景。

  最近眼看就要配享太庙的张雪峰曾经这么说,“医学很难继承给自己的直系后代,法学可以。”

  芒格成为律师有着先天的家庭优势,他的祖父是一名联邦法官,跟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庞德都算是老友,父亲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芒格这个名字,在加州法律界就是一面旗帜。1962年,芒格联合另外6名律师成立了一家律所,即芒格和托尔斯律师事务所,后来芒格虽然离开了,但这家事务所依然给芒格保留着一间独立办公室。这家律所后来走出了一位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还有一名国家贸易代表。

  我们都听说过挂相这个词,就是一个人的职业,经历,都会反映在他的外在上。老刑警,高僧,脸上都很温和,因为吃过见过。

  古代男有三不娶,女有四不嫁,在现代都能对上不少职业。我们说一个人显得富态还是贫苦,其实归根结底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芒格对自己的职业,专门说了这么一席话:“尽你所能。永不撒谎。言出必行。永远别找任何借口。如果要开会就早点动身,别迟到。不过真的要迟到的话,别绞尽脑汁想什么借口,只要道歉就好了。他们要听到道歉,但对借口一点都没兴趣。顺便说一句,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道理,特别是对于那些立志于从事服务性行业的人而言。另外一件事是要尽快下决定,别把人家晾在那里不给回复。”

  律师是按时间收费的,这是前提。你必须简明扼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重点,向你的委托人告知案件最可能的结果,让客户觉得时间花得物有所值。

  电影《教父》中有这样一句台词:“花三分钟看透本质的人,和花一辈子都看不清的人,注定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芒格是以说话的时候情商不是那么高出名的。当然,刚才这句话说得本身已经很委婉了。

  芒格在哈佛大学的一位同班同学,亨利·格罗斯后来成了洛杉矶著名的投资顾问。有一次一个熟人评价芒格说财富让他变得骄傲自大起来,他立即为芒格辩护:“胡说八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很年轻很穷,他一直都是那么目空一切的。

  芒格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再多想想就会同意我的意见,因为你很聪明,而我是正确的。”

  从这个角度看,嘴臭低情商的人,可能有另外一个优点,那就是擅长抓住重点,知道怎么朝你的软肋下刀子。

  这个社会对家庭妇女或多或少的有一些看轻,并不是因为家庭妇女的工作不重要,而是因为这项工作容易让人跟社会脱节。

  律师这项工作在这方面就做得非常好。芒格的第一桶金,也是让他有能力脱离律师行业进入专职投资行业的契机,就是在从事日常的律师执业工作中得来的。

  芒格有一个客户叫奥蒂斯·布思,父亲的遗嘱中给布思留了一块加州理工学院附近的土地。当时加州人口快速涌入,地产投资有利可图。布思本来想把这块土地卖掉,芒格建议他自己在这块土地上建公寓卖掉。布思则干脆邀请芒格两个人一起出资做开发商,芒格同意了。后来陆陆续续的,芒格完成了5个房地产项目,挣到了140万美元。那是上个世纪的60年代,黄金35美元一盎司的时代,按照黄金不变价,当时的14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8000万美元。

  芒格一直反对自己的追随者追求暴富,比如芒格的朋友罗纳德·奥尔森评价芒格的投资决定:“这与芒格如何经营自己的人生是一致的。他不追求快速致富,而是寻求长期的成功。”

  你要是也真这么想那就属于实在想不开。芒格仅仅通过律师工作不依靠投资就已经财务自由了,普罗大众的我们有什么呢?

  芒格的律师经历,至少可以让我们领悟到一点,那就是选择工作的时候,这份工作最好能够跟社会有很多接触,不会与社会脱节。

  英美的运行机制,就是律师治国。他们沿袭的是希腊-罗马的广场政治体制,政治人物演讲的时候滔滔不绝,动人心魄,这是一门艺术。你去看他们政治人物的公开讲话,那是一个比一个的懂节奏,跟说相声似得,效果不比德云社差。中国走的则是另外一条路线,影响力跟知名度并不匹配,甚至过高的曝光度反而起到反效果。实际的影响力更多的诉诸于事实、逻辑和义理。

  我们纪念芒格,坦白的说就是想从芒格的身上学到致富的秘籍,抄抄作业,而不是喝一大包鸡汤。

  可抄作业既是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我们首先要承认,天分是一种不可逾越的障碍。在天才面前,努力只是锦上添花。

  投资这东西,毋庸置疑需要天分。包括笔者个人在内,绝大部分混迹A股的人最后得到的结论都是,我们统统都没有天分。市场上那些老牌的卖方分析师,都不会给你股价涨或跌的建议,他只会跟你说,基本面、技术面和情绪面中的基本面是什么样的,而且还会提一句,他代表的只是他一个人的观点。

  如果你问涨或者跌,他会直接告诉你,对不起,他没什么观点,涨跌要靠你对投资的直觉。

  中国文学中,“错过”是一个常见的主题: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但哲学上并不这么看,所谓“四十不惑”,人过了四十,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在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的去哪里找,这就是不惑。

  投资者对于A股有独到的观点,或者坚持自己的观点,是中性的。就像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抓住了,机会才能称之为机会。同样,你的观点符合投资的结果,观点才能称之为观点。

  如果我们选的是做研究,比如大学会鼓励你有新的观点,因为研究就是要探索未知的空间。但是投资不是,他要的是正确的结果。

  人到成年之后,你的观点是不是得到尊重,主要取决于你的地位。但是,地位带来的认可,跟观点是不是正确完全是两码事,这句话特别适合那些正高高在上或者走背字的人。实际上,A股很多韭菜都来自于在各自行业做的相当出色的人。无论你在各自行业做得多么优秀,A股都有自己的规则,他可从来不惯着你。

  我承认,虽然我也见过不少的人力资源制度,但芒格律师事务所的分红体系,还是让我有一种脑洞大开的感觉。

  为了让公司实现精英管理,芒格和托尔斯创造了一套非常独特的民主的薪酬系统,这也让他们声名远扬。因此,只要条件合适,合伙人之间最高和最低收入之间的差距可以高达5倍。

  每年1月所有的合伙人会拿到一张选票,上面写着所有合伙人的名字,后面有一个空格。公司前一年的净利润印在选票的最下面一行。每一个合伙人都要填上他认为名单上的每个人应该拿多少钱,没有什么准则,只是总数要等于当年的净利润。对年资长短也没有特别的照顾。合伙人们投票的时候他们可以把年资长短作为一个考虑因素,但也要考虑一个人开发业务的能力和是不是一名成功的客户代表。

  选票提交后,公司会在一个坐标中填上每个人的名字和数字,让每个律师都能看到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排名。福利委员会审核完数字后会和每个合伙人单独谈一次,然后确定分红的数字。

  《道德经》里讲,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一个人要接受自己的反面,才可以长久,所谓的带病延年,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芒格在54岁的时候做了一次白内障手术,很遗憾,手术的后遗症找上了他,2年后他摘除了左眼,换上了玻璃眼球。失去了左眼之后,右眼又发生了白内障的症状,但好在最后右眼保住了。此后的40多年里,芒格依靠仅剩的这只右眼,完成了开车、阅读这一系列的日常生活和工作。

  最近还有一个案例,那就是刚刚去世的基辛格。早在1982年,他就做了3次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即便如此,基辛格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的爱好,熬夜喝酒吃香肠。对了,从2000年开始,基辛格的右眼也失明了。

  芒格早就发现了,通过制造产品赚钱充满风险。他曾经这么说:“我从来没有再回过高科技行业,因为我尝试过一次发现有很多问题。我就像马克·吐温的猫一样只要有一次不好的经历就永远不会再坐到火炉上,哪怕是已经冷掉的也不行”。

  制造产品之后卖钱,中间总归是隔了一道,金融行业直接就跟钱打交道,离钱显然更近。

  哪怕巴菲特和芒格对金融行业的薪酬体系不满意,也是无可奈何。在处理所罗门证券问题时,巴菲特指出证券部的106名职员每个人在1990年都挣了100万美元甚至更多,即便当年该部门的总体运营结果相当不理想。以至于巴菲特在公司季报中公开表示不满:“为雇主创造了平庸回报的员工应该预料到自己的收入也会反映出这一状况。”

  芒格的女儿温迪·芒格评价他父亲的人生准则:“从他的经商生涯中学到的宝贵一课就是不要和自己不信任的人做生意。如果没有信任,经济条件如何根本就不相干。大多数人只会考虑经济问题,认为当自己和一个不信任的人交易的时候合同会帮你把关。你一定要和高水准的人做生意——和他打交道的都是这类人。”

  芒格也用这种方式说:“永远不要和一头猪玩摔跤,因为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们两个都会变脏,但是猪会乐在其中。

  芒格说,从起点出发,在没有本金的情况下积累起第一个10万美元是财富建设过程中最艰难的阶段。赚到第一个100万是第二大障碍。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常年保持入大于出。财富的积累,他解释说,就好像是滚雪球,滚雪球开始得要早,让滚动的时间尽可能地长。

  他指出:“如果你在思考问题时全然依赖别人,经常花钱向专业人士寻求咨询,那么无论你何时跨出自己的狭小区域,都会遭受很多不幸。”他还表示,“说到底,每一种职业都不过是哄骗外行人的把戏而已。”

  我们其实不太愿意去总结芒格的经验,因为学霸的经验,对绝大部分“学普”、“学渣”甚至“学酥”来说,只会有害。

  芒格有一句话很有名:“在我漫长的一生中,有两件事是绝对不会做的,一件事是永远不要自怜,哪怕你的孩子正因为癌症奄奄一息,也不要自怜自艾,永远不要自怜;另一件事就是永远不要嫉妒,这是‘无赦之罪’中,唯一你不会从中获得任何快乐的事情。”

  芒格这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就是上世纪50年代他的第一个儿子泰迪因为血液病的去世。哪怕是在今天,血液病也是一个死亡率很高的病症。在除此之外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芒格都过着富裕而且受人敬仰的生活。

  芒格至少有信息优势,因为他是律师,掌握客户大量的信息,好的坏的都有,肯定比你从新闻上知道的多。

  很多人其实没有想过这么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巴菲特会选择芒格作为自己的长期搭档。

  最核心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芒格是律师界的一面旗帜,有了芒格,巴菲特就可以免疫任何诉讼攻击。

  大家都知道一个常识,美国是海洋法系,在美国这种官司满天飞的地方,如果没有一个靠谱的律师镇场子,巴菲特就是再有钱也经不起几场诉讼。

  芒格是挡在巴菲特前面的一面盾牌,有了这么一尊大神坐镇,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整个法律界的风险,去跟巴菲特对线。而且,律师最大的作用不是直接上法庭打官司,而是孙子兵法中讲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把诉讼消弭在萌芽阶段。

  这就是我们不太建议照着抄作业的原因。要是你真的想学到点什么,你需要自己去翻芒格的《穷查理宝典》,如果你一开始看得迷迷瞪瞪,这没关系,每隔一段时间想起来了你都可以捡起来,那里面的东西需要你在有了足够的阅历之后才会有所启发。

  芒格这么形容比亚迪的王传福:“他简直就是爱迪生和韦尔奇的混合体;他可以像爱迪生那样解决技术问题,同时又可以像韦尔奇那样解决企业管理上的问题。”

  芒格是真的跟爱迪生和韦尔奇有交集,1931年10月18日,爱迪生逝世,查理·芒格当时已经满7周岁,至于杰克·韦尔奇,最辉煌的时期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与当时的芒格也有很多的接触。

  最后,我们这篇文章的引用主要来自中国人民出版社的《巴菲特幕后智囊:查理·芒格传》,在此一并说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