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2日

  3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沙特阿拉伯王国、伊朗共和国三方在北京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沙特和伊朗达成协议,恢复双方外交关系,两国外长将举行会晤,探讨加强双边关系。在这一大背景下,《风云对话》不久前采访了伊朗总统莱希夫人贾米勒阿拉姆胡达

  1965年,贾米勒阿拉姆胡达出生于一个著名的、极端保守的牧师家庭。多年来,她一直在大学教授教育学,致力于从的角度审视社会问题,并著有《人类发展理论》一书。

  其父艾哈迈德阿拉姆胡达是伊朗最高领袖在呼罗珊省的代表,也是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的星期五领拜人。

  艾哈迈德还是伊朗专家会议的成员,这是一个由88名成员组成的特殊权利机构,对伊朗最高领袖有任命和罢免权。

  伊朗总统的妻子们并不活跃于公共场合和聚光灯下,这是伊朗阿拉姆胡达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伊朗女性发展的成就非常高,比如拥有公司的女性商人数量非常多,还有很多女员工、女教师,她们的数量很多。即便是阿拉伯国家或是我们周边的国家无法与伊朗相比,沙特和海湾国家比不上我们,更是远远超过阿富汗。

  我认为我们正在女性发展方面不断前进,这可能会让美国人生气。这意味着伊朗女性非常有抵抗力,可以克服所有问题。我们实际上经历了八年的两伊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来自德黑兰的妇女,给马什哈德和前线带来了浸满血汗的毯子。她们这样做不是没有钱,她们有钱,但她们这样做是为了支持前线的战士,烈士们拿着后方女性寄来的这些织物高喊“坚持战争直到胜利”。女人们在为前线的人提供情感和心理支持。如果女人不愿反抗敌人的话,男人就不会去前线作战。当你的伴侣想要冲锋陷阵的时候,你告诉他你会照顾好剩下的一切,尽管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女性必须有抗争精神,伊朗女性懂得反抗,也因为这点激怒了很多敌人。这对于很多发达国家的女性来说可能很难理解,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福利,她们喜欢过享乐的日子,但我们习以为常。我们习惯了吃苦,吃苦总比受辱容易。我们能忍受痛苦,但不能忍受被羞辱。

  2022年9月13日,22岁的伊朗女子马萨阿米尼在首都德黑兰因涉嫌未正确佩戴头巾被指导巡逻队(“道德警察”)逮捕,在拘留期间昏迷送医,于9月16日宣告死亡。据伊朗官方说法,阿米尼是因“突发心力衰竭”而亡,但阿米尼家人否认其有心脏病史并称送到医院时身上有伤痕。

  几日之后,“阿米尼死于警察暴力”之说开始发酵,伊朗爆发全国性抗议并引发全球瞩目。伊朗政府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动荡局势已造成200多人死亡,经济损失超过4000万美元。

  2022年12月,伊朗政府以“外国间谍”罪名处决了4名“暴徒”。伊朗政府对此事件的定性并无变化,并指责西方国家及周边敌对国家干预。

  这其中有地缘政治的因素,当今世界格局正在改变,全世界正走向联合,从两极中解放,走向多边,每一人,每一个国家都在寻找自身的份额。而我们国家是地缘政治中非常敏感的一个点,处于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中,对美国人来说很重要,他们不能失去在这个国家的权力,美国与我们纠缠了四十多年,有时向我们展示舰队来恐吓我们,有时展示导弹来威胁我们,煽动邻国与我们敌对。

  美国不断与我们对抗,采取一种恐怖政策,威胁恐吓我们,但我们的人民正在抗争,这么多年来看看他们做的这些事情,如果你不谈判,不签订伊核协议,就会被他们吞掉,现在没人相信他们的话。

  让人绝望的另一点是,我们的内部也被搞得一团糟,因为我们和俄罗斯,中国还有周边国家的关系都在加强。他们(美国)在我们内部有很多强大的媒体,有两三百个媒体都在发表反对我们的言论,最终产生对我们负面影响,不再有对我们友好的媒体,很少有媒体会帮我们说话,现在有很多我们的年轻人相信那些媒体的话。但莱希先生很有气度,说要顺其自然,但渐渐地不安全开始出现,而当不安全开始时,就不能再放任下去了,司法部门和其他部门决定遏制这种不安全的状况。暴徒们骚扰妇女,欺凌穿罩袍的女性,焚烧车辆,于是我们被迫对他们采取一系列安全行动。

  最重要的是,美国想要恐吓我们,他们想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在你们家门口闹事”、“我们可以让你们的孩子参与暴乱”。他们想看我们对这些事的重视程度,这些事让我们如何恐惧,如何影响我们的对外关系和自身发展,如何把我们的各项工作弄得一团糟。美国不断制造问题,限制我们的发展。总统先生对此非常谨慎,不被这些把戏迷惑。

  在我看来,女性在此扮演着非常严肃的角色,在我们的整个社会中,女性穿着都是非常严肃的政治议题。比如你看,被英国人扶持起来的独裁者礼萨汗掌权后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女性头巾问题。随后女性就意识到,你们要对我的头巾做什么,对我的服装做什么,对男士们的服装做什么,所有的着装标准都被强制改变了。所有文化都有其独特的、有辨识度的服装,但现在有一个文化却要求所有人必须接受他的文化,男士必须穿西装,女士必须穿短裙。人们奋起反抗,做出许多流血牺牲,女性被困在家里长达七年之久,最后才终于取得成功,女性开始走出家门。最后,独裁者被英国人替换,人们非常厌恶他。反抗的进程仍在继续,之后伊玛目领导了革命,他说现在我们所拥有的这座城市、这个国家都是美国文化的。伊玛目是反对美国的,他从一开始就反对治外法权。问题并不在于国王,而在于美国,反抗国王是因为王权实际上在为美国服务,实际上所反抗的是美国文化。之后,我们取得了胜利,女士戴上了头巾,表达自己鲜明的抗争身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