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0日

  《普雷达皮奥和韦内戈诺的卡普罗尼飞机制造厂系列摄影:劳动中的男人》,布鲁诺·穆纳里,菲利波·马索埃罗,原版明胶银印,27×25.5cm,1934年

  今天的我们在畅想元宇宙。一个世纪以前,意大利人也曾向未来发出过一个响亮的宣言。

  2022年9月13日,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特展“未来派的宇宙:意大利马西莫和索尼娅·奇鲁利基金会收藏”开幕。

  展览集中呈现了未来主义蓬勃发展的历史时期(1909-1939年)艺术家创作的250余件作品,包括绘画、雕塑、平面设计、摄影、拼贴画、素描、书籍和工业设计等。展览由“征服天空”“未来主义宣言”“能源”“领域渗透:艺术与工业+几何纹织物”“意大利鸡尾酒与食品”“运动中的身体”“排版革命”“安东尼奥·圣埃利亚”“布鲁诺·穆纳里”“安东·朱利奥·布拉加利亚”“维吉里奥·马奇”“建成环境”12个主题单元组成。

  人类一路走来,从未停止对未来的想象。不同时空、不同国度、不同的生产力条件和水平,“宇宙”和“未来”的面貌在不断更迭。展览以两次世界大战战间期的重要作品,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世纪前意大利未来主义创作的丰富本质,以及未来主义者畅想和创造的“多元宇宙”。

  在艺术史通史类教材或读本中,当作者的笔触进入现代艺术的部分时,有关意大利未来主义的介绍常常与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艺术等一起,有时仅能占据书中几个小段落的篇幅。但对以视觉文化著称的意大利来说,未来主义对意大利文化艺术世界影响力的贡献却是举足轻重的。

  未来主义是20世纪首个前卫运动。1909年2月20日,法兰克意大利语诗人菲利波•托马索•马里内蒂于巴黎《费加罗报》头版发表宣言,并以意大利米兰为中心,在诗歌、绘画、雕塑、音乐、舞蹈和建筑设计等各个当代文化领域进行革命。

  尽管马里内蒂当时是以诗人的身份活跃于文坛,但在当时的文化界,他只是一位“无名小卒”,没有代表性的诗歌作品。《未来主义宣言》的发表,使马里内蒂一举成名,并在当代文化领域引发轩然。

  《不被理解的诗人》,布鲁诺·穆纳里,纸本综合媒材,27.8×21.8cm,1933年

  我们认为,宏伟的世界获得了一种新的美——速度之美,从而变得丰富多姿。一辆赛车的外壳上装饰着粗大的管子,像恶狠狠地张嘴哈气的蛇……。一辆汽车吼叫着,就像踏在机关枪上奔跑,它们比萨色雷斯的胜利女神塑像更美。

  时间和空间已于昨天死亡。我们已经生活在绝对之中,因为我们已经创造了无处不在的,永不停息的速度。

  从未见过哪一幅旧画不是代表艺术家被扭曲的梦想?艺术家偿费尽心机也无法逾越重重障碍,安全表达出自己的意图。

  由于篇幅有限,这里我们只摘取了《宣言》的部分内容。在策展人苏丹看来,这份宣言的内容尽管大胆叛逆,却直指当时意大利文化艺术界的核心时弊,直击人心,事实上,意大利文化艺术界在当时确实也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未来主义的出现,犹如一场革命,为意大利文化艺术的未来寻找到一条可能的出路。

  在展览开篇的三个主题展区——“征服天空”“未来主义宣言”“能源”中,通过一系列绘画、平面设计、拼贴、摄影,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未来主义艺术家们对飞翔、速度、机械、告别旧艺术迎接新形式的倡导与歌颂。

  飞机使人类渴望飞翔的梦想成真,石油为人类高速驶向未来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养料,肾上腺素的快感将速度、激情与美感相连。

  《飞越芝加哥》,阿尔弗雷多·高罗·安布罗西,木板油画,98×127cm,1933年

  马里内蒂认为,科技的发展改变了人的时空观念,旧的文化已失去价值,美学观念也大大改变了,能够引领未来艺术发展的思潮,当属“未来主义”。

  《分散的动态》,贾科莫·巴拉,纸本水粉、墨水,裱于纸板,67.7×95.7cm,1913年

  在宣言发表后的35年中,未来主义试图通过一系列狂热的活动宣传一种具有实验性和战斗性的文化实践模式,同时秉持与工业革命一致的价值观——速度、效率,以及永不停步的科学和技术发展。由于其创始人不懈的努力和广泛的全球关系网,未来主义运动很快就传遍了欧洲;时至20世纪20年代,运动已遍及全球。在法国、英国、德国、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埃及以及日本各地,都出现了未来主义运动或深受未来主义启发的运动;在未来主义运动结束之后,又出现了许多全球性的前卫艺术运动——从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到激浪派和即兴艺术,再到网络艺术——这些艺术运动重塑了现当代文化史。

  《极速有轨电车》,维吉里奥·马奇,纸本墨水、铅笔,26cm×45cm,1919年

  《鲍里斯·戈杜诺夫》第一幕第三场舞台模型,表现佛罗伦萨春季庆典活动场景,维吉里奥·马奇,纸板蛋彩画、薄木片,33×48×43cm,1930c

  《rRrR》(飞机的噪音)布鲁诺·穆纳里,彩色纸、墨水拼贴画,40×30cm,1927c

  不仅在欧洲大陆,未来主义也以宣言、杂志和评论等全球化的传播方式与中国建立了某种间接联系。无论这种联系是否直接,未来主义都为实验艺术和构建文化交流模式做出了重大贡献,而这些模式在当今的平面设计和广告等领域影响十分普遍。

  未来主义在意大利乃至全球实践传播对中国亦具有启示意义。策展人苏丹认为,未来主义为我们看待意大利的文化艺术创造了一种新的观看视角和历史。它以宣言的形式开篇,最终落地和着眼于视觉艺术领域,开出了缤纷绚烂的花朵。

  《阿玛罗·科拉酒厂海报》,尼古拉·迪尔格洛夫,纸本彩色平板印刷,210×150cm,1929年

  1909年至1919年是未来主义发展的第一个阶段,经过10年的发展酝酿,一战结束以后,未来主义倡导的工艺理念和美学趣味开始渗透进工业和商业领域,并进入和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艺术、设计、工业化、机械化开始作为一个完整的链条进入意大利的社会生产进程。

  《格巴尼牌美丽国家奶酪广告》,R·F·皮奎洛,纸本彩色平版印刷,200×140cm,1932年

  “领域渗透:艺术与工业+几何纹织物”“意大利鸡尾酒与食品”“运动中的身体”等展区展现了这种实践的成果。苏丹认为,在当代中国处于文化繁荣和技术驱动的快速发展背景下,这一实践的思维和路径或许有助于促进人们反思开创期的现代欧洲文化与现代中国文化之间的关联。

  本次展览汇集了翁贝特·波丘尼、贾科莫·巴拉、福图纳托·德佩罗、安东尼奥·圣埃利亚、路易吉·鲁索洛、塔亚特、布鲁诺·穆纳里、维吉里奥·马奇等未来主义代表人物的作品。展览由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与意大利马西莫和索尼娅·奇鲁利基金会共同举办,同时也是2022年中意文化和旅游年的系列活动之一。

  本展位于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三层展厅,展期将从2022年9月6日展出至12月4日。(台馨遥/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