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2日

  19年前的2001年12月底,河北省衡水市武强县北代乡后杨武寨村四五十名青壮年因盗窃、抢劫、寻衅滋事等被抓。其中,该村刘二胎、武大平夫妇的3个儿子同时获罪,而三儿子刘春辉更是多了一个罪名罪被判死缓。

  三儿子刘春辉至今都不承认自己,案件中也根本没有所谓指使他人的犯人。入狱后的19年来,我们一直在申诉。今年71岁的刘二胎、武大平夫妇向媒体反映说,2017年8月终于将申诉材料递交到了最高法,经过两次视频通话后,也正在等待最高法的回复。

  2001年12月14日,刘春辉和其哥刘俊辉突然被捕。刘春辉被捕的原因是以其于1999年4月涉嫌犯有盗窃罪。

  另据相关案件人员反映:2001年11月的一天,刘春辉的三个朋友在武强县西岔河村××饭店吃饭,因被狗咬而与饭店老板交涉发生冲突被打,后来朋友打电话向刘春辉等人求助,刘春辉等人来到饭店交涉未成,冲突中砸坏了物品,双方矛盾加剧。事后,就有人称要找人教训他们哥儿俩。不久,刘春辉、刘俊辉即被抓。

  时值当地油田开发,后杨武寨村附近打了许多油井,油井分布管理散而广,偷盗原油现象比较严重,公安机关开始严查盗窃行为。

  在向群众征集犯罪线索时,同村的妇女李某胜向公安机关反映了这么一件事情,其称在2000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刘春辉指使3个人到她家里殴打她并她。

  案卷中对李某胜的讯问显示,李某胜自述刘春辉带着十几人进到她家,很多人带着刀子和斧头。刘春辉指使他人殴打了自己后,又让3个人了她,她当时穿着白色带红点的背心和灰色内裤。她没有报案,并称第二天已把内裤烧掉了。

  案卷有多份证言显示,刘春辉曾怀疑李某胜将他偷原油的事情告发,刘春辉指使一些人去李某胜家翻找电话,没有翻到电话就将李某胜殴打了一顿。

  起诉书指控:刘春辉带领郭某好等6人跳墙进入李某胜家,对李殴打恐吓、其中两人在刘春辉指使下将其。

  判决书认定:刘春辉指使他人妇女之行为,已构成罪,且情节恶劣,应予严惩。其中郭某好听到刘春辉对其他人说打李某胜,要不干她,并看到两个人了李某胜。被害人李某胜证实刘春辉对他人讲了她不说实话,干她后,有两三个人将其。以上证据足以认定刘春辉构成罪。

  衡水市中院一审判决刘春辉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罚金5万元。

  本案判决有51名被告人,只有刘春辉被指犯有罪,所谓两人或两三人的,均没有具体涉罪嫌犯。

  听到判决后,武大平大病了一场,3个儿子有两个被判死缓,一个被判无期徒刑。她说:丈夫刘二胎当年领着大儿子去公安局自首,却莫明的也被抓了进去,关了11个月。丈夫刘二胎被放出来时,只有被抓时的书面文书,却没有放出来时的任何说明材料。

  刘二胎被抓时的书面文书是涉嫌敲诈勒索。武大平说,我丈夫刘二胎当时是村主任,3个儿子被抓后,他们可能担心我丈夫会为儿子上告而抓了他。但认定我丈夫刘二胎敲诈勒索根本是无中生有的事。本案前,有一年电力公司的电线杆倒塌,损毁了我家养殖的家禽和棚舍等,经协商,电力公司后给予了合理赔偿。就这件事,他们借此以我丈夫刘二胎之前的行为是敲诈勒索,一抓就是被关11个月。

  当时不敢诉告、不敢伸冤。老两口认为,如伸冤诉告,儿子可能会被立即执行死刑。

  活着总有机会。武大平说。自2003年后,老两口一边抚养着3个儿子的6个孩子,一边打听着消息。刘春辉入狱后也一直要求家人帮他关于罪申诉。至2015年,一起入狱的大部分人陆续刑满释放了,武大平老两口委托了两位律师代理,对儿子刘春辉罪一案申诉。

  在笔录中,一位证人承认他在关押期间所做的笔录说刘春辉指使他人李某胜不是真实的,他被打得晕头涨脑,供述是逼着他签字按手印,根本不知道供述材料里写的是什么,也没给他念,也没给他看。

  该证人称,2000年的那个晚上,的确刘春辉让他和其他人去李某胜家里了,但只告诉他翻找电话,看李某胜和谁通话了。村里的一个人带着他和另外两人去了李某胜家里。而刘春辉和李某胜是一个村子的,刘不好进去,在村口的变压器处等着他们几人出来。

  当天傍晚天还没黑,他和两个人进到李某胜家里,电话没有找到后的确都殴打了李某胜,但三个人都没有李某胜,刘春辉更没有指使他们李某胜。因为李某胜家的两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都在门口站着,李某胜哭闹得厉害,她家的狗叫的也厉害。进屋子里面估计就三五分钟时间。后来庭审中他听到法官说刘春辉指使他人时,他当庭说没有这回事。

  另有8位证人向律师陈述,刘春辉并没有进到李某胜家里,没有人说刘春辉指使他们去李某胜,案卷中也没有人指认有一个脸上带刀疤的人。而判决书中不止一次提到了脸上带刀疤的人了李某胜。而且被害人李某胜后来在案卷中却又称当晚其穿的是绿色内裤……

  李某胜的丈夫武某看,在警察讯问其时说,当天自己并不在家,回家后听媳妇向他说她被打了被了,但没有报案,武某看自此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老婆李某胜被的事。

  律师根据调查后的相关事实,结合当年的口供和证据,认为刘春辉的罪的确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且自相矛盾的情况,因此,武大平向河北省高法递交了申诉书。

  2016年8月16日,该申诉请求被驳回,原因是认定申诉理由不成立,原裁判应予维持。

  其它罪名我们认了,坐牢罚钱也认了,可罪我们太冤,不认。武大平哽咽着说。据老两口讲述,他们曾托请村里的其他两个人问过李某胜到底有没有受到,给出个证明。李某胜说没有这事,但是被打了不能白打,要是出证明刘春辉没这事,我就完了,可能要坐牢。

  李某胜告称刘春辉进入了自己的家,又称三个人了她。然而本案也没有事实证实刘春辉对她实施了,其他两三人犯又是谁?李某胜的丈夫武某看称听到妻子说被后竟没有任何其他异常反应,武某看到我家来时,他也仅仅说刘春辉殴打了李某胜。这些事实和李某胜一家的表现,让刘二胎、武大平夫妇更觉儿子刘春辉是被冤枉的,他们仍找律师,希望得到帮助,能让刘春辉的案子得到再审的机会。

  2017年8月21日,关于刘春辉罪一案的所有材料,经代理人递交到了最高法立案庭。最高法立案庭接受了材料后,通知武大平夫妇及代理人择日到衡水市中院接访室等候远程视频接访。

  2017年11月27日,最高法的法官通过视频接待,认为还缺少相关证据材料,告知他们再准备。

  2018年3月11日,刘春辉罪一案的代理人又一次向最高法递交了材料和代理意见。同年12月17日又一次视频会见,武大平讲述了刘春辉等人案件发生的背景及证人供述矛盾等事实情况。

  其中有一点,代理人特别强调指出,派出所民警张某与刘春辉因为偷盗运输原油费用问题积怨,双方有着重大利益矛盾。当时办案由民警张某等人对郭某好进行讯问,涉嫌虚构了犯罪的讯问笔录。据调查,郭某好的供述材料怎么写的,郭某好不清楚,办案民警采取打郭逼其签名按手印。

  自从最高法法官视频接访两次之后,武大平的脸上有了笑容。而当李某胜听说最高法正在关注这件事后,心事重重。刘二胎说:李某胜的大儿子曾来找过我反复问如果我妈李某胜诬告的话,她会被判几年刑?我不知道如何告诉李某胜的儿子,只是一遍遍重复我儿冤,会快的。

  罪的刑罚,根据当时的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四项规定,妇女、奸淫,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四)二人以上的……

  无论被害人的陈述和证人的口供是否真实,刘春辉本身没有实施或的事实。仅凭郭某好的口供和李某胜的陈述,且在没有任何物证的情况下,直接指控刘春辉,判死缓,没有法律根据。武大平表示,更何况本案事实出现许多矛盾,漏洞百出。

  内蒙古的呼格、河北的、山东的张志超等人都曾经被判罪,经过十几年的呼吁、申诉最终都得以沉冤昭雪。对于刘春辉的案件,最终将会怎样呢?

  2020年9月21日,我与最高法取得了联系。目前,我家在等待消息。武大平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