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0日

  陈戌源(后文简称“陈”)表示:中国足球落后就要挨打,我们要把自己事情做好,如果能够老百姓带来进步和希望,就会有积极评价。

  陈:我们发展有规划,原计划2023年,中超扩大到18队,中甲20队,中乙32队。职业联盟建议今年为明年扩军做准备。理由一:我们赛事少,导致部分运动员机会少,这是损失和浪费,希望更多球员去球场;第二,提升中国足球的市场规模,18队对比16队规模更大、效应更好。

  陈:今年联赛一开始就准备向球迷开放。苏州和广州两地政府都给予了高度支持。积极推动运动员接种疫苗。

  陈:从准入角度来讲,我们看到了这些俱乐部存在了问题,我们也和这些俱乐部做了非常多的沟通,现在可以初步判断,原来的苏宁,今年要达到准入的要求是比较困难的,它自身已经发布了停止运行公告。苏宁要参加今年的职业联赛是不可能的,但是俱乐部还存在,据悉可能也有投资人会对苏宁俱乐部感兴趣,一切取决于这几天整个工作的状况。天津泰达俱乐部也面临一些准入上的困难,我们也正在等待下一步的消息。

  陈戌源(后文简称“陈”):坦率讲,我离开两年了,我对上港有感情,但对上港的工作我一概不问。就本人来说,我也不太赞成,我觉得可以有个更好的文化名称,但委员会通过了,我没有发表意见,我可以很坦承说,是他们投资人的决定,是经过委员会审核认为符合规定要求的。

  白:疫情下很多企业的日子不好过,为什么不能再给它一点红利呢?中性化的改革推两年再进行不行吗?

  陈:中性化名称改革,到现在是第六个年头了,够长时间了吧?现在在疫情情况下,有些企业经营困难,我觉得这和中性名没有太多的联系。企业投资俱乐部,不是全靠冠名带来经营效益的。

  陈:中国足球在泡沫下,很多投资人都表示难以维持。毫不夸张的说,真到了有可能“坍塌”的地步。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普遍在每年七八个亿,甚至十几、二十个亿,全世界没有。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是日本联赛的3倍,球员的工资是日本平均工资的10倍,大家都难以为继。

  白:之前中超5年版权卖了80个亿,到现在到底收回了多少钱?今后中超的版权将怎么运营?

  陈:事实上过了两年以后,版权条款已经做了调整,5年80亿是实现不了的。去年由于疫情、联赛的不完整和版权商自身的经营问题,调整以后的版权费收它都达不到。实际上只收回来不到一半。从今年开始,未来整个职业联赛的市场开发将由联盟为主去完成。中国足协是服务于联盟,支持联盟,去把这个事情做好。今天为止,联盟筹备组已经实质性参与到整个职业联赛的开发工作。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整个版权市场,包括整个联赛的商业市场开发,应该会比去年有一个比较大的进步。

  陈:国足40强赛对足协来说是个考试,我们必须考试合格。我们面对四个对手,我觉得我们有能力打赢比赛。我们去年打菲律宾不应该是这个结果,未来打40强赛,我们要把备战工作做好,交出一张满意答卷。

  陈:裁判职业水平不够;裁判界存在不良文化,圈子文化和山头文化,会影响判罚。……不能说完全没有过去我们打击过的假赌黑现象。

  陈:我到足协工作接近2年,在企业46年,开玩笑讲,以前都是我骂别人,没有别人骂我。在足协工作一年多,有过彷徨,有过犹豫,但现在只想坚持把它做好。为了我追求的社会责任,希望为足球做点什么。我也打过退堂鼓,也曾经后悔过,但现在很坚定,不后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