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5日

從7月暴風集團實控人馮鑫被警方帶走開始,曾經的“妖股”暴風集團接連遭遇高管離職,淨資產為負,連審計機構都選擇“告辭”,公司面臨諸多暫停上市風險。

暴風集團12月2日晚公告稱,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人員持續大量流失,除馮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協助信息披露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經辭職,公司目前僅剩10餘人。

暴風集團直言,由於資金狀況緊張,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員工工資的情形。公司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的風險;公司目前資金狀況緊張,存在持續經營困難的風險等。

中國證券報記者梳理暴風集團年報發現,公司2016年在職員工為1345人,2017年為762人,2018年也有651人,而今晚公告披露僅剩下10餘名員工。

員工數量萎縮背後是高管帶頭離職。10月31日晚,暴風發布公告稱,公司副總經理張鵬宇、首席財務官張麗娜和證券事務代表於兆輝辭職。

公告稱,張鵬宇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辭職後,張鵬宇不再擔任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仍擔任影音產品負責人的職務。張麗娜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首席財務官職務,於兆輝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證券事務代表職務,辭職後,兩人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三人的辭職自辭職報告送達董事會之日起生效,三人離任的職務原定任期屆滿日為2020年12月13日。

近期有媒體記者探訪暴風集團位於北京海淀區首享科技大廈13層的辦公地址時發現,這裡已經是人去樓空,而幾個月前這裡還是正常辦公的狀態。

不光“人去樓空”,公司官網業已癱瘓。暴風集團11月27日稱,因拖欠合作方機房服務器托管費用,合作方已終止提供服務,導致公司網站和手機客戶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務。公司正在積極與其他合作方洽談。近期公司的主要業務陷入停頓狀態,經營發展受到嚴重制約,面臨無業務收入來源的風險。

樹倒猢猻散,連審計機構都離公司而去。暴風集團11月21日晚公告稱,近日收到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的《告知函》,由於大華會計師事務所業務規模進一步擴大,2019年報審計業務繁重,在時間和人員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滿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辭去2019年報審計會計師。公司將按照相關規定盡快聘請新的審計機構。

1、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請首席財務官和審計機構,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的風險。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屆滿之日起兩個月內仍未披露年度報告,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2、公司2019年9月30日合並財務報表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資產為-6.33億元(未經審計),公司存在經審計後2019年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負的風險。根據相關規定,若公司經審計的2019年度財務會計報告顯示2019年年末的淨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3、近期公司主要業務陷入停頓狀態,面臨無業務收入來源的風險。公司的辦公場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屆時如果無法及時繳納租金,將面臨無辦公場地的風險。公司員工持續大量流失,目前僅剩10餘人,同時存在拖欠部分員工工資的情形。

4、近期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員會送達的《裁決書》,裁決公司向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轉讓價款、違約金等合計4.7億元。公司存在無法支付上述費用產生的法律風險。

5、公司正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不符合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條件。2019年9月16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公司及馮鑫先生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根據相關規定,最近十二個月內受到證券交易所的公開譴責,不得發行證券。由於上述情形的存在,公司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2019年10月修訂)第十三條關於實施重大資產重組的規定。

三季報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暴風集團前十大股東中早已不見機構投資者的身影,最新的股東人數為6.3萬人。

12月2日收盤,暴風集團下跌1.8%,收報3.28元。目前市值為10.8億元,較其高峰時期的400億元而言,只剩零頭。

暴風集團由馮鑫於2007創立,2015年3月24日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上市後,曾在40個交易日創下37個漲停板記錄,股價最高超過327元。

彼時,暴風集團是中國知名的互聯網視頻企業。公司通過“暴風影音”系列軟件為視頻用戶提供免費使用為主的綜合視頻服務。

2016年6月,已經涉足VR、體育等業務的暴風科技更名為“暴風集團”。與此同時,公司參與投資設立暴風體育,持有其19.9%的股份。

當時,暴風集團在體育產業有著更大的野心。2016年3月,暴風集團參與投資設立浸鑫投資。該基金由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暴風投資等3家公司作為聯合GP對基金進行管理。浸鑫投資募集資金人民幣52.03億元,公司作為有限合伙人認繳2億元出資額。浸鑫投資於當年5月23日完成了對世界知名體育版權公司MP & Silva Holding S.A.65%股權的收購。

然而,此後發生的事情表明,這次版權收購實際上為公司埋下了隱患。據媒體報道,MPS公司經營陷入困境,並於2018年10月被英國法院宣布破產清算。

暴風集團在2019年半年報中披露,公司承諾在初步收購完成後的18個月內收購特殊目的主體持有的全部MPS公司權益,承擔不可撤銷的回購義務。因暴風集團18個月內未能完成最終對MPS公司收購而造成特殊目的主體的損失,暴風集團需承擔賠償責任。

5月8日,公司披露《關於訴訟事項的公告》稱,光大浸輝及上海浸鑫以公司和馮鑫未能履行上述《關於收購MP&Silva Holding S.A。股權的回購協議》的約定為由,對公司及馮鑫提起“股權轉讓糾紛”訴訟,要求公司及馮鑫承擔損失賠償責任,請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輝、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人民幣6.88億元及該等損失的遲延支付利息等。

7月28日晚間,暴風集團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據相關報道,馮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

9月3日,暴風集團公告稱,9月2日下午,公司從上海市人民檢察院微信公眾號“上海檢察”發布的消息獲悉,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佔罪對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准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